篆刻艺术是我的爱好和追求

时间:2016年05月11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篆刻艺术是我国传统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她融书画、诗词和雕刻艺术于一体,具有很高的实用与欣赏的双重价值;篆刻与诗词、书法、国画并列为中国的四大国粹,称“诗、书、画、印”为四绝。千百年来,篆刻已由过去的实用为主,逐渐发展成一门独具特色的艺术门类。方寸之间,气象万千,为人们抒发情怀,寄托审美理想,提供了广阔的天地。伴随着奥运图标“中国印”的广泛宣传,篆刻已经开始跨出国门,走向世界,并以其独有的艺术魅力展现了当代中国人的艺术风貌和审美理想。
    我经过十几年的刻苦临摹,刀耕金石。篆刻出秦朱汉白等各种风格的作品。一千多方,多次参加省、市、学校书画展和校报刊登,我感到欣慰和鼓舞,下边谈谈我的篆刻作品的特点和几点个人体会。
     1、俱有时代气息
    用传统的篆刻形式,反映现代的内容。篆刻虽然是我国的传统古老艺术,但我刻的作品中,多数用的是现代题材。如从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到构造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从沈阳世博园到北京奥运会;从“嫦娥奔月”飞天到神天对接的成功;从喜迎党的十六大到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从国庆60周年“十.一”大阅兵到抗战胜利70周年“九.三”大阅兵。都有形象生动的篆刻作品问世。这些作品成了我国改革开放年代艺术纪实。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讴歌党的丰功伟绩;弘扬社会主义祖国的辉煌成就。这些作品闪跃着“古风新貌”,题材与时俱进,形式推陈出新,时代气息强烈。
    2、突出创新精神
    首先,把篆刻艺术攻入展厅艺术殿堂。篆刻作品由于在狭小的方寸之地,千百年来始终停留在桌案艺术阶段,而难登展厅的大雅之堂,就是进了展厅也不便于欣赏。如今我推出15cmx15cm的巨印,是将瓦当、砖雕等引入篆刻创作,使之便于观赏。把篆刻作品与书、画作品一起进入展厅,观者反映很好。这种巨印不是小印简单的放大,而是从印材选择到印拓的制作都有一系列的创新。
    其次,从印注书画到书画注印,突出篆刻独立的艺术门类。篆刻何时开始独立进入展厅,本人无查证,不过篆刻多是作为书法、画的辅助品出现的,在展厅中如“引首章”、“名章”、“闲章”、“押脚印”、“鉴赏章”、“收藏章”。都是以印信或注释作用出现的。而我的篆刻作品常常以印为主,以诗、书、画来注释印的,我的15cmx15cm的巨印也都是以书法注释印的,突出了印的独立艺术性,提升了篆刻艺术的品位。
    再次,拓展篆刻作品趣味性。任何观赏艺术都必需有趣味性。而篆刻艺术主要以篆书这种古老文字入印,真正能够认识、理解、欣赏的对象很少,只能在很小的圈子里活动。我的部分作品抓住篆刻艺术特点(如形式多样、文字、画、肖形、肖像、封泥、瓦当......均可入印),如图文并茂的“祖国万岁”印、“宝宝回家”印、“子母套子”印;传统的组字画印如“八仙组字联”印、“招财进宝”等吉语字印;篆书的篆法也多种多样,如“百寿图”、“百福图”等。从趣味的视角创作篆刻作品,并提出了“趣味篆刻”的理念。做到雅俗共赏,图文并茂,让文化层次不同的人都能对篆刻发生兴趣。
    3、我对篆刻艺术的几点体会
从五六十年代起,我对篆刻就很感兴趣,但总没有条件和机会学习,1995年退休后学习篆刻,才实现了这一夙愿。篆刻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从中受益是多方面的:
    第一,通过制作篆刻作品,训练了脑、手、眼的精密配合,对保持大脑的思维能力和延缓脑功能的退化,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也增强了我的体质以及生活乐趣。而有时候刻一个印章,我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却不自觉的忘记了年龄,忘记了疾病,忘记了生活的烦恼。总之,篆刻使我拥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也静化了我的精神境界。
    第二,我所做的多方大印,都是用水泥和石膏按比例制成的。在制作过程中,我一边合水泥打石膏,老伴一边负责加水,最后制成印模。这个活很脏、很累、也很细。但是由于我对篆刻的爱好和追求,再苦、再累也要坚持下去。每当一方大印刻成并印在纸上,效果很好时,我非常满意,而老伴看了也很高兴,女儿也主动过来,帮我打印释文,可谓全家参战,其乐融融。
第三,我搞篆刻,得到了校领导、老干部处领导和同志的支持和帮助,还得到了同行和老朋友关心和鼓励。同时,也结识了很多师长和友人,他们像“暖风扶小草、润雨滋弱苗”一样地帮助我,使我在篆刻的跋涉路上得到了极大的支持和鼓舞。
    篆刻这门艺术,给我和家人及亲属带来了生活的快乐,增添了向上向善的正能量。它将永远伴随着我活到老,学到老,刻到老。今后,我将一如既往,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创作更新更好的佳作。                    
 

作者简介
 
    梁洪满,1934年10月生于辽宁海城市,1951年参加工作,1953年入党,当过工人、教师。1960年毕业于辽宁大学哲学系。曾任沈阳药科大学中药系副主任、党总支书记。1995年退休,学习篆刻艺术,系省老干部书画家协会会员。
    经过多年刻苦临摹,刀耕金石,刻出各种风格的作品一千多方。曾多次参加省、市、学校书画篆刻展。仅药大学报就刊登了几百方印。有的作品被刊登在《中国老年书画报》、《老同志之友》、《沈阳日报》、《晚晴报》等杂志上。
    我为离退休教职工和大学生办了五、六期篆刻学习班。经过学习,篆刻班的学员能刻出自己的“名章”印,“闲章”印和“吉语印章”。其中有的作品登在省老干部书画协会主办的“夕阳红”篆刻报上。
我长期坚持,定期为学校老干部处出刊宣传栏,一共出刊十几期。每期都有一个鲜明主题,四个内容(篆刻、书法、国画、摄影)。同时,要与作者们反复商量、研究落实,最后请处领导把关定向。做到按要求按时间出刊。
    《园丁斋》七老人篆刻组,我是其中的一个。经过大家齐心协力,出版了“园丁斋”篆刻作品集,共五集。其中《东北常用中草药百印谱》为第四集;《虎的成语典故百印谱》为第五集。所有篆刻作品出版后,我们都会无偿地赠给一些老同志,让更多的人得到艺术的享受。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五爱街55-10号
    电话:23926240

 
 
 
                                   梁洪满
                              2016年4月10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