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教子孙个个贤

时间:2016年05月24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我家是个教师世家;爸爸是教师,我是教师,弟弟是教师,儿子是教师,儿媳是教师,就连孙女也在学校工作。所以说,我家是个教师世家并不为过。
    爸爸是个旧中国时代的教师,他对学生和自己子女的教育,除了教知识之外,就是以“修、齐、治、平”四个字,为教育的指导思想。他说,“修”,就是修身。一个人只有把自身修好了,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的根本就是一个“孝”字。他说孔子说过:“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他说孔子就是告诉我们,做人的根本,就是“孝弟”二字。
孝,变成复音词,就是“孝顺”,就是听父母的话,做个好人,做个有道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听党的话,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贡献。所以,家庭教育就要从这个小处着手,才能从小到大,由近及远。
    我想起一个对小儿子教育的一件小事。在他七、八岁刚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件看电视的事。那时,在我们住的筒子楼中,只有顾教授家有台小电视,孩子们都挤到人家去看。有一天晚上他又要去看,我就把他拦住了。我说:“你们那么多人挤到人家,顾教授还怎么看电视啊。以后不要去了行吗?”平时他是听话的。所以他答应我说:“行!”然后又对我说:“爸爸,咱家也买台电视吧!”他可能想,到别人家去影响别人,咱自己家买一个不就行了吗。这时,我跟他说:“儿子,不叫你去,不单怕影响人家,也怕影响你的学习。你说买电视,爸爸跟你说实话,咱家买不起。你想想,你还有爷爷、奶奶。还有姥姥,都要爸爸、妈妈去照顾,等以后,爸爸、妈妈有钱了一定给你买电视。”他看看我就说:“不!等我长大了,我给你和妈妈买个比顾教授家还好的电视。”然后还举起了小手,要跟我击掌为定,我也顺势与他“啪”的一声击了掌。我跟他说:“儿子,你对爸爸、妈妈有这份孝心,爸爸很高兴,但是,爸爸不是希望你给爸妈买电视,而是希望你不要把心思放在看电视上,而是要听爸爸的话,好好学习,长大也成为教授,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冬去冬又去,春去春又来。寒来暑往,十几年过去了。一九八九年,儿子大学毕业了,即将走向社会,要为国家和人民去工作。在这个关健时刻,大学生们都怀着满腔的热忱,要干出一番事业,但,有时会因为理想受挫,而心灰意冷;也有时候因工作出众,而头脑发胀。做父母的也应在事前教育他们怎样去工作。
    我曾经用父亲教育我的座右铭:“胆大,心细,智圆,行方。”八个字去教育他。我跟他说要做好工作不只凭热情,还要讲科学。所谓的“胆大”就是工作要“敢干”,敢干才能出成绩,但是敢干不是蛮干,它要在“心细”的基础上去干。“心细”是敢干的前提,就是在干之前要仔细思考,精心策划,预料到事情的发展,在有一定把握的前提下大胆的去干,才能干好。这是个辩证的关系。干工作也讲方法,就是要“智圆、行方”。智圆不是圆滑,而是要灵活,不是见风驶舵,或搞歪门邪道,而是要有原则。这就是要求你,必须在法律政策的原则下,去灵活机动地办事。把这八个字联合起来,指导你的工作和行为,就会堂堂正正地做好你的一切工作。
    这些年过去了,有两件事,应了他的前言,也满足了我的愿望。 我想这也是从小教育的成果。第一,毕业后的第一年,他用他第一个科研成果的三千元奖金,买回来一台大彩电。他说这是我给他讲的“乌鸦反哺”故事的第一次反哺。第二个是,他用他一连串的教学科研成果,在毕业的二十年后,被评为一所大学里的教授。
    现在,他工作虽然很忙,任务也很重,但也在每个周日的晚上,都来看望父母,唠唠心里话,每当出外工作时,到达目的地后,总是第一时间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因为他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句话的含意。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也是我用一个理念教育出来的。也很优秀,事业有成,孝顺父母,两个儿媳也好,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就随了我的心愿:“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子孙个个贤”。
 
 
 
 
                  原沈阳药科大学党委办公室主任  陈光宇
                              2016年5月23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