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传承楷模的力量

时间:2016年05月24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欧凤琴“家风楷模”赞许一词首先来自于娘家欧氏家族兄弟姊妹对她的赞扬。“凤琴姐尊敬长辈,关爱兄妹在我们家族是出了名的,是我们共同学习的楷模。姐夫你就偷着乐吧,我姐到你家是你后半生的福分。”
    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各自以前婚姻家庭的破裂主要责任都不在你们二位,组成新的家庭要倍加珍惜,要相互关爱、理解和信任,传承好家风,建成温馨和睦家庭,做出榜样。婚姻登记处同志也这样期待我们。
    欧凤琴的家父是工厂的劳动模范,去过北京,见过毛主席,家母是某街道居委会主任,弟弟曾是解放军飞行员,本人毕业于某军工学校,可见其优良家风之一斑。其家人对我们组成的新家庭寄以厚望,告诫她一定处理好家庭的各种关系,孝敬公婆,待好子女,夫妻和睦,组建好模范家庭,甚至下死令,新的家庭关系处理不好就不要回来见我们。当然这是老人对我们的共同期待和严格要求,传家风于我们的新家。我们的新家成功之处凝聚了岳父母的一片心血。
    我们新家庭的成长凝聚着社会多方关照。我单位为帮助我们克服某些困难,在工会和单位领导的关照下把欧凤琴同志调到我单位工作,这一切都在激励着我们。我们的家风在单位的直接关爱下一直和谐向上。
    我带着一双儿女艰难度日已显现出一般家庭难以遇到的困难,欧凤琴来到这样的家庭,更凸显别样的艰辛。然而她凭借着优良家风塑造的素质和一名共产党员基本素养在磨合这个家,在担当这个家。首先,他把爱倾注在我的一对已经懂事的儿女身上,讲明这个新家组成的不易,承诺关爱他们成长,决心奉献这个家,当时我们家庭收入很微薄,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不亏待孩子,经过一定时间的磨合,拉近了与孩子之间的感情,最终把两个孩子都培养成人,成家立业,儿子还拿到本科毕业***。为了维系这个家,在当时的环境下,我家已经有了我的两个孩子,欧凤琴同志宁可做人工流产也不伤害这个家,这是多大的牺牲啊!在我们这个家庭里,由于大人的言传身教,好家风的传递,孩子们很懂事,没有出现过什么逆反心理,我们关注孩子与其生母之间的感情交流,但以不影响我们的新家庭为原则。在我们的新家庭里,孩子习惯了有事多找继母商量,给父亲带来欣慰,给家庭增添了温暖。欧凤琴对子女的关爱和培养十分成功,不但得到了双方亲人的好评,同样受到了孩子生母方面亲人的赞许。
    三十多年来,悉心照顾老人,她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不轰轰烈烈,只是怀着一份最朴实的感情,赡养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婆婆。我的母亲从农村来到沈阳,欧凤琴尽足孝道,体贴入微,吃住温馨自不用说,还给老人买了新衣,织了毛衣,带领老人到沈阳的景点游玩散心,赢得老人十分开心满意。回到老家逢人便说这个儿媳妇孝顺,免除了对儿子以往破碎家庭的牵挂。欧凤琴对老人的孝敬重在生前的关照、赡养,帮助老人安度晚年。我们共同尽孝,为体面地送走了双方老人而倍感欣慰。
    作为我本人,从外边听到的是,欧凤琴对你家这么好,你可不能亏待人家。我意识到了,这位夫人难得,一定会关爱她,照顾她。让她在这个家得到温暖和快乐。可我们这个一般般家庭又能给她更多什么呢,大富大贵没有,我们期待的是根据自家的实际情况,物质享受说得过去就知足,以追求家人快乐安康为荣。有人问你们家的财务是A、A制吗?不,都交给欧凤琴掌官。计划开支、省吃俭用,欧凤琴都做到了。这一切都使我们开心快乐,时至今日,我们都已70多岁了,身体都十分健康,其乐融融。
    如果说“家风”是优秀品德在家庭内部的传承,好邻居则是优良家风的外延,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石。欧凤琴同志无论在对待工作职场的同事,还是居住地邻里,多处以公心,能帮就帮,不求回报,这只是她内心平和的释放。欧凤琴同志对待工作执着、敬业,不参杂半点私假,我的评价并不过分,“小车不倒尽管推”,欧凤琴是这样的。我们的温馨家庭文化内涵给她备足了底气。
    我们新组建的家庭已经走过30多个年头,是一个幸福的九口之家,完全消除了以前失败婚姻的阴影,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很平凡,但全家人遵纪守法,和谐向上,邻里和睦,团结友爱,遇事相互帮助。全家人都热爱公益事业,深受邻里和社会的好评。她用多年的平凡小事成就了她今天的夕阳红。
     欧凤琴在岗期间曾被单位评为三八红旗手、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我们共同被评为模范夫妻。退休后也被评为离退休处优秀共产党员,单位优秀共产党员;她在居住地社区担当相关志愿者,组织老年姊妹合唱团、舞蹈队,以她为业余老师的“布贴画”才艺成了社区一个品牌。此期间还被评为文荟社区明星志愿者,沈河区优秀志愿者,沈河区打造美丽家园先进个人,沈河区“绿色家庭”,沈河区“文明家庭”,沈河区“最美家庭”称号。这些当然是她个人工作业绩写照,但同时也与家人的支持、家风正能量氛围的烘托分不开的。

家风传承楷模的力量


作者:原科研处退休副研究员 张生
 2016.5.1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