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 学

时间:2018年05月29日 来源: 浏览:

 

我讲的这个事儿,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那时正是八十年代初期,国门刚开,出国留学的人,一天天的多起来。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教师也陆陆续续的出国留学、访问。我没有出过国,连直接见到外国人都很少,所以愿意听听外国的事。不过听后也没觉得有什么让我感到新奇震憾的事儿,大概也都是城市清洁呀,没有尘土呀,有的说穿白衬衣一周都不用洗呀,交通秩序好呀等等。怪不得有人说,外国的月亮都比中国的圆。

世上的事,不总是一成不变的。一九八五年我们学校也来了外国留学生。既然外国好,那么外国人为什么来中国学习呢?这个问题也好回答;那就是中国还是好!

我见到的第一个外国留学人员,是从比较发达的日本国来的,她的名字叫荷和英黛,是个女生,从表面上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身材窈窕,面目清秀,彬彬有礼。第一次见到我就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大礼。因为我要教她学习汉语。后来在谈话中,我才知道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因为她说有两个儿子,都在读高中,一个即将考大学了。她的丈夫是个钢铁行业的大亨,当时还去中国的上海。她在日本没有职业,是个富家阔太太。这样年纪的女人,这样身份的太太,为什么也到中国来学习呢?当时我是不得其解的。不过她学习很认真,也很努力,一本“中级汉语”,一本“公文写作”。一个学期就学完了。然后就回国了。

第二年的一天,忽然我看见,我们学校的校长和几个教授在会议室接待了这位荷和英黛。他们一起从会议室出来时,我见到了他。这回她不象做我学生时,那样毕恭毕敬的行鞠躬大礼了,而是十分矜持有礼貌的握握手,问了声好,就同校长们走了。

事后我才知道,她是做为投资商来的我们学校的。她的意向是与我校共同搞中草药栽培。中草药是我们祖先几千年传下来的瑰宝。它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健康,做出来巨大的贡献,它现在正为全世界的医药卫生事业、开辟了更广阔的新天地。荷和英黛也看到了中草药事业的发展前景。也选中的药科大学学习,目标明确,用心良苦。

后来,又来了日本人,也是个女生。她年龄不大,是北里研究所的一名员工。她除同我学习汉语外,十分喜欢购物。她在沈阳买了一卷纯毛花地毯,立在她在卧式里,足足顶到了屋顶。她得意的对我说:“这个毯子质量好便宜,在日本买不到”。她说中国好、物好、人好、生活好。工作条件也好。她诡秘的跟我说:“我想把我丈夫带到中国来工作,你说行吗?”我说:“你们日本不是很好吗?”她说:“工作太累,先生早晨四、五点钟就得从家出发,晚上八、九点钟才回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长此以往,怎么得了”。她在药科大学学习的时间不长。听说到长春去了。

接着我又接了个韩国的学生。他叫什么名字,我叫不上来。他跟我说的韩语语音,是个学哲学的,大约三十多岁。他说:“他对中国的哲学非常感兴趣。他特喜欢王阳明”。他说“先学好中文,然后报考北京大学,学习和研究中国哲学。他学习的时间也不长,一个学期完了就走了。

后来这两名学生最终去向和结果,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一个是有所“求”,一个是有所“学”。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文明古国。中国的物产丰富,中国的文化优秀,中国的人民勤劳勇敢。世界各国人民都向往中国,无论他们从经济角度,还是文明眼光,都在注视着中国。他们到中国来,正是说明了,我们中国有他们所求的,有他们所学的。我们要有自信,两个一百年后,我们将是全世界瞩目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到中国来留学的将是接应不遐。



陈光宇

2018年5月22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