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曾经的往事与年华....

时间:2018年07月16日 来源: 浏览:

 

 

北方的四月,初春的第一场夜雨悄然湿透大地的每一寸角落、春雨过后残留在刚刚出露的芳草之上的那点点水珠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晶莹剔透,无形间将思绪带入曾经的记忆当中;依稀记得!人生一路走来,回忆却不能原路返回。记忆跳跃式的存在使人不能完整的连贯往昔,但又总会有那些最刻骨铭心的瞬间……

最近不是很忙,有时间就会在朋友圈里看看大家的帖子,听听音乐的同时也会翻看些旧时的照片,慢慢的往事也会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来,可能是年龄的原因吧,静下来的时候很是喜欢回忆过去、沉溺于往事!在一段时间我喜欢一段音乐、听一段音乐我怀念一段时光;人人都是特爱怀旧的,我也不例外。回忆如同一场旅行,令人回味无穷;令人陶醉其中;身临其境,令人赏心悦目。

童年、少年和青年---在那个年代的我们无忧无虑、对整个世界充满好奇;儿时的记忆回忆起来如此的模糊,那些令人深刻的场面却记忆犹新,因为那些片段是我们愿意记住的,所以脑中就会有印记,它也许让我们快乐过,感动过。由于从小就生长在学校大院当中,学校的主楼、配楼、制药楼、图书馆、体育馆、药草园每一座楼舍、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无数的足迹;我有为喜欢学校秋天的“丰收”季节,果园里的“果子”、丰收的地瓜----每当这个时候,整个校园内都洋溢着欢快和激动,孩子们常常是跟在大人的后面,对已经起挖过的地方还要进行仔细的寻找“漏网之鱼”直至天黑;那时我们的生活和追求都很简单:“跳房子、打口袋、玩嘎啦、藏猫猫”而“一个冰棍,几块糖果”再能看上一场露天电影就足以让我们喜笑颜开,乐此不疲。在少年的时期我们的思想不再只是停留在玩耍上,我们要去上学,学习文化知识,那时我们的梦想很真实:希望能够成绩优秀,能够有机会上台领奖,获得大家热烈的掌声及老师父母肯定的眼神。那时我们是多么的骄傲与自豪。甚至连父母的一个许诺(对我们成绩的奖赏)都会让我们激动地难以入眠。而到了我们的青年时代。那时的我们和童年以及少年时代的自己说再见,从此我们变得成熟起来,这一次的成长是我们梦想的又一次转变,这时我们的梦想很大很明确:我们要证实自己的优秀,不为任何人,是为自己,得到自己的肯定。我们毕业啦、我们工作啦!我们开始走上了自己真正的人生舞台,在人生的舞台上舞出自己不悔的人生。

回首过往,有些人是我们永远回忆的,有些事我们是一生都无法忘记的。

父亲和我

父亲画家副研究员辽宁美术家协会会员 1952年从杭州来东北,在沈阳药学院(现为沈阳药科大学)工作,为学院绘制教学插图,参予教学。根据工作需要于1969年工作调转,先后在辽宁省工业展览馆、辽宁省美术馆工作至退休。在我从小到大的记忆当中,父亲是一种默默无闻、脸上永远是面带微笑、慈眉善目的父亲,父亲把一生默默的奉献给了我们、奉献给了他的事业,留下的不仅是美好回忆也留下了他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对生活和工作孜孜不倦的一生影响和鞭策了我的人生轨迹;我和弟弟从小就和父亲学画画,但是这种“绘画”天赋没有在我们甚至我们的下一代继续传承下去,这是我内心深处一直以来的一大憾事;在很多老话中都讲“子承父业”虽然我们没有做到,但是值得欣慰的是我还在“画”,虽说没有成为像父亲一样卓有成就,但还是小有收获。记得那是在我完成学业,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我父亲开始教我“中国工笔画”,从此绘画正式走入了我的生活当中,在父亲的指导下我的绘画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1984年4月我在沈阳药学院制药厂参加了工作,工作不久不知是上苍的安排还是上苍比较眷顾我这新的绘画“人才”,我先后被单位送到鲁迅美术学院脱产学习,毕业没多久被分配到药厂技术部专门从事药品包装材料设计工作,以及药厂对外销售宣传工作;虽然此后我的工作变化没有将我的绘画更多的展现出来,但我父亲还是非常高兴我能够有施展绘画的空间。在随后的日子里我没有脱离开我的绘画,即使是结婚后有了两个孩子......。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着,我的生活也在这安稳而有序的前行着,依稀记得:从某年、我的母亲和父亲在短短的三年里相继离我而去,他们的离去曾给了我沉痛的打击,几年里都是无法走出这个阴影,虽然生活还在继续,时间还在不断地前行,但在随后的十年间,我再没有触碰我的“画笔”、再也没有完成过一副绘画作品......曾经记得悠然一梦、梦里、重回懵懂的纯真岁月。梦里、父母亲用涣散的眼神痴痴凝望着病床前熟悉的我们。梦里、凝望着他们那消瘦的容颜、我心在痛。梦里、我只愿沉侵在年少的记忆不愿醒来。那样、便可以不再咫尺天涯。醒来后久久不愿清醒的去回忆梦境、但求还能再次入眠,深深体会一如梦中的父亲只愿活在流逝的记忆而不愿重回现实的心境。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我直至今天,随着年龄的增加我深深的感觉到了父爱的无声,父爱的伟大。父亲行动的一点一滴都在感染着我,促进着我,影响着我的一生!

一次在网上查阅资料时,忽然有一种想在网上查阅父亲的想法,于是将我父亲的名字输入进去点击后,映入我眼帘的熟悉的画面让我激动不已,这些久违了的画稿将我再一次带入了往事的回忆当中.... 看到这些画稿,眼前浮现出年少时帮父亲无数次的做过“脸部和手部模特”的场景,记得父亲曾出版的一副年画“幸福的新一代” 画面上所表现的各族儿童都是当时的邻居、一同长大的小伙伴,都曾经做过我父亲的模特.....。

光阴似箭,时光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把我们带入了年过半百,多年后,当我再一次拿起画笔的时候,也许这是我写给父亲的赞歌,也许这是我对父亲深深的回忆,也许这里更是父爱最完美的表现形式,愿我能够在我有生之年完成我父亲没有完成的绘画稿件,从此,“父亲”不是一个传统的名词,而是影响我一生的元素,更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但终究,人生旅途我们会收到真正的幸福,虽然生命将会老去,枝叶将会凋零,时间会任性的在我们的指尖流失,于是,有心的人,会将几片最红最艳的红叶拾起,夹在岁月之中,留待日后慢慢翻阅,细细回味......




药厂支部:邵国英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