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沈阳药科大学

时间:2018年10月26日 来源: 浏览:

退休干部  陈光宇

沈阳药科大学,这所我最爱的学校,解放初期叫“东北药学院”。按资历来说,东北药学院是共产党当领导的正统的高等药学学府。它是从革命老区颠沛流离地从江西绕道大西北走到东北来的。它一直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欲血奋战,直到革命的胜利。它是一所革命的学校,光荣的学校。

我是五十年代中期大学毕业后来到这所学校的。听说解放初期学校是部队编制,教职工都是革命的功臣,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受到国家和人民的尊重和优待。我不在他们的行列之中,但是我看到了他们的革命军人的品质和作风。干部作风严谨,教师学术高深,知识渊博,处处显示一种战斗精神。

我到校的时候,学校已经划归地方,名字也改为沈阳药学院。我能与这些革命功为伍,受到他们的影响和教育感到幸福和荣光。除了革命的人文环境,使我十分热爱之外,地理环境也为我们来校的年轻一代提供了进步与成长的优越条件,使我们的青年时代,是在革命气氛十分浓厚,又有学习钻研精神的学校里成长的。那时我们吃住在学校,老教师的家属宿舍也在校区内,真是家校不分,白天是工作学习,业余是文体活动,夜里是教室、办公室、实验室一片灯火通明,有时真是夜以继日,勤奋不已。我真不知道那是的教师和学生,连我在内,哪来的一股精神。是那些老干部、老教师、是学校的革命传统、是学校延续数十年的校风,我在这所学校受到的教育,影响了我的一生。它是革命的摇篮,它是革命的熔炉,它如春风化雨滋润教育了五十年代在校读书工作过一大批有志青年。

随着国家形势的变迁,我曾一度离开过这所我所热爱的学校,到地方政府工作一段时间。从那时起我才算真正走入了社会。解除了社会各个层面,联络了各类人群,处理了各种事物,不再像过去,走出校门又进入校门,总是在学校的天地里回转。社会和学校是不一样的。不比较不知道有高低之分,不体验,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社会和学校虽然同在一个天底下,也同样在党的领导下,而社会的人形形色色,高低不等,各类人群有善有恶。高校的师生总的是文明礼貌,道德高尚,科学文明、积极向上。我们这些在学校待久了的人,一时对社会是难以适应的,既不能同流合污,又难以自我清高,所以对学校的一片纯净天空是时时向往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科学教育又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尊师重教的风气又起。我于1981年又毅然地回到了沈阳药科大学这所我热爱的学校。那时已无往日的欣欣向荣的景象,校园已是满目荒凉,杂草丛生,失去了往日的风貌。

周杰书记是药科大学的元老,他又走上了药科大学的领导岗位,在他的领导下,从八十年代初开始整顿,拨乱反正,把学校引向正轨。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我亲自见证和记录下,他所领导下的党委定下的发展目标是:把学校建成国内一流,国际有一定影响的高等药学学府。这个目标确立了学校发展的方向。他们又规定八字的校训,“团结 勤奋 求实 创新”,这是药大的校风。后来他的继任者吴春福接过接力棒,又举着这面旗帜,奋战了十几年,一直发展到今天,事实和实践都证明了,这个办学方向是正确的,这样的校训是适合的。

现在的学校在这个目标下,与世界各国校际交流之门,越开越大,学校越来越多,学校发展也越来越快,各类招生人数越来越多,开办的各类专业也不断增加。这些都与几任领导把握正确方向,奋力改革是分不开的。

我退休多年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感到自己曾经是药科大学的一员而感到自豪。我能在耄耋之年,看到学校有今日之发展,真是三生有幸,为此,我更爱我工作过的沈阳药科大学。祝学校发展前途无量,他的学生遍布全球,誉满天下。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