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沈药的故事

时间:2018年10月26日 来源: 浏览:


 

药厂支部      邵国英

 

我们每个人的成长历程中,在身上总会有不一样的故事发生。时间走的那么从容,我们抓不住它疾驰的尾巴,时光冲走了我们的童年,冲淡了我们的记忆,却永远也冲不掉那一个时期的故事……

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轨迹,不同的轨迹又向人们展示着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故事又带给人们不同的感受。做为我一个生长在沈阳药学院大院的人来说,我与沈药的故事是普通地不能再普通了,但对于我来说,所经历的环节都是那么地重要,因为它们是组成我人生必不可少的部分,正因为有了这些故事的连接,才有了如今的我。
  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由于我的父母都工作于沈阳药学院。因此我的成长经历也就离不开这个学府大院父亲是一名画家浙江杭州人1955年,由于浙江医学院药学系调整到东北药学院(即今沈阳药学院),父亲跟随顾学裘教授来东北,做教学绘图以及出版工作由于其绘画功底及绘画水平较高,在1969年被调入当时的辽宁工业展览馆后转入辽宁省美术馆;母亲是一名工人,1958年来到沈阳药学院制药厂工作直至退休。

在我出生56天后母亲要上班了,就此学校幼儿园开始了我与沈药的不解之缘!还记得我上幼儿园的时候,那是应该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是学校自己办的幼儿园,因此条件还是比较好,食谱每天都在做调剂,要玩的东西很多,印象最深的应该是那个很大的“木船”,小朋友们都坐在上面,阿姨们左右上下“压着”真的快活及啦;

“文革”期间学校大院儿还算比较封闭的,由于家属区大部分均分布在学院东、西两侧,因此都叫它“东院、西院”或“东楼、西楼”另外还有一栋楼我们称为“十八家”隐约记得那里住的是“院长”,从上幼儿园到我上小学一、二年级我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学校大院,我家住在东院也就是我说的东楼,这座家属楼分南北两个门栋,在院子的中央处有一部高约20米的大滑梯,这部滑梯当时就是我们这帮孩子最好“玩具”,每天我们这群孩子不厌其烦的反复着我们上下滑梯的运动,玩的就花样可多了;

孩子的天性就爱凑热闹,好奇心也很强,那时学院经常放露天电影这是我们最高兴的,再就是秋天在学院内种的地瓜成熟后起地瓜以及冬天滑冰的场景,还有就是学校院内药草园、那个到了秋天果子成熟了我们最想进去的小果园,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学院大院儿里的孩子生活的还是挺轻松的,那个时期家长都很忙,没什么人管,都是家里大的带小的,从我记事起父母每天都在忙,父亲总要外出办展览,母亲总要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慢慢我们长大了!

由于我与学院的不解之缘,1984年在我20岁的时候是我人生工作中迈出的第一步,沈阳药学院制药厂合成车间气相反应岗位,从这一天沈药成为了我人生起步导师,在沈药工作的33年里,我由一名懵懂和对社会没有一点经验的年轻人成长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并能够付出自己的一己之力来帮助别人的人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1984年6月我踏上了工作岗位,在沈阳药学院制药厂合成车间工作,由于当时药厂的药品包装设计均是由我父亲完成设计同时我父亲还在为学院的院刊做插图绘制,而从小我在父亲的影响下,也有一定的绘画基础,因此单位将我送到了鲁迅美术学院脱产进修主修包装装潢设计专业,毕业后,在药厂领导的信任和支持下,我开始从事担任药厂的包装设计工作,同时也有幸参加了沈阳药科大学70周年校庆的筹备设计工作;参加学院排球队代表学校去外校比赛,也是我非常快乐的一件事.....多年来在药厂和学校领导的信任和帮助下,使我逐步的走向了成熟;先后担任了药厂办公室主任、厂工会主席等职务,在职期间在厂领导的支持和同事们的帮助下,多次组织员工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运动会、排球比赛、大合唱、舞蹈表演等均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和表奖。

学院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不解之缘,这就是我和沈药的故事,非常简单,从小在这里接受爱的成长,长大后在这里奉献出自己全部的爱,沈药是滋润和养育我的地方也是我奉献全部爱的地方!祝愿沈药明天会更好!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